您好,欢迎来到中影人艺考表演学院!

24小时热线:

400-860-8997

台词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表演艺考攻略 > 台词

台词独白练习:《狗儿爷涅槃》狗儿爷独白

来源:中影人艺考表演学院 发布时间:2018-11-13

  台词独白也是台词考试中的一个题材,一般在音乐剧表演和小品表演中运用的比较多。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一篇《狗儿爷涅槃》狗儿爷的独白台词,考生们可以去练习一下。

  《狗儿爷涅槃》狗儿爷独白

  风一阵,雨一阵,雷公电母耍一阵。刮风下黄土,满地铺金子,必是好年成。有两样东西不能横,一个是地,一个是媳妇。我就横了一回,就都不回来了。不回来,我去找。不是找媳妇,是找地。有了地,没有能有;没了地,有的也没。上哪儿找?不是天边儿,不是地沿儿,告诉你——(诡秘地)风水坡,坡上有棵橡子树,树下有个凉水泉儿,泉边儿有个窑窑儿,整好住我一个人儿。那儿有地,开出多少都归自个儿。那儿风凉,一个苍蝇都没有。你去?不行。村长李万江独独儿批准我一个人,说是另眼看待,邪不邪?我寻思着,是咱有能耐,有力气。不假,有这水罐子,有这把镐头,去到天边儿也是条汉子,有土就扎根。

  先了解过背景资料更容易理解文中的含义。《狗儿爷涅盘》于1986年发表,同年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首演,戏剧的主角是个名叫陈贺祥的农民,他父亲酷爱土地却没有土地,竟与别人打赌,活吃一条小狗,冒著撑死的危险,为儿子赢得二亩地,他也从此被人叫做「狗儿爷」。从他父亲的经验,他知道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,为了土地可以冒任何危险,甚至不惜赔上生命。狗儿爷本来是地主祁永年的雇农,除了自己之外就一无所有,饱受祁的压迫,曾给祁吊在门楼上挨过打。解放战争时,众人都跑了,狗儿爷却不跑,乘机收割了祁永年的庄稼。战后,祁逃难回来,两人竞争认是地主。转眼到了解放,狗儿爷得到分地,他要求分得祁的高门楼。他的理想是终有一天也把祁挂在门楼上。

  狗儿爷涅盘 五十年代初,政府实施土地改革,狗儿爷怕落后,分得的土地归了集体,而他的精神状态也渐渐出现问题。终於公社判 他和妻子金花离婚,金花后来也改嫁给村长李万江,可是狗儿爷却总以为金花只是赶集去了。他常自语自语:「有了地,没的 能有;没了地,有的也没。……像俺金花那样,嘴一份手一份的,打灯笼难选,就是爱赶个闲集儿,玩儿疯心了,还不回来,不回来……去赶集,去上庙,去烧香,去祷告……」时光荏苒,农村政策改变了。土地发还给农民。狗儿爷还 想重建大院子跟祁家比,但儿子陈大虎的想法却是拆了门楼,动土建云石厂。终於,狗儿爷在心疼儿子的反叛之余,一把火烧了门楼。

  这个戏的众多角色中,狗儿爷自然是主人公。疯疯癫癫的他是独特的,可又是几千年农民的积淀与缩影。他跟其他角色之间,可以衍生很多不同层面和深度的关系,值得逐一深入分析。考生们可以根据以上提供的资料来进行朗诵。

狗儿爷剧照